畅阅看书网 > 修真小说 > 花样年华 > 1823 恢复记忆

花样年华 1823 恢复记忆

    最快更新花样年华最新章节!

    1823恢复记忆

    又来了,那个梦境。嘈杂的梦,里面有很多人,有时候是一只藏獒在对他吠叫着,有时候会出现一个女人,她叫嚣着让丁依依滚。

    有时候是傲雪,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那些事情好像幻灯片一样一片一片的扫过,她仿佛置身于事件之外,清楚的看着傲雪一遍一遍说着喜欢叶念墨。

    恍惚之间,有一个人温柔的呼唤她,不是叶念墨的声音,那个声音要更加的温柔,没有叶念墨的霸道,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是谁?

    “是谁?”

    唇瓣被堵住,呼吸也变得缠绵起来,午后困顿的感觉正在逐渐消失,唯独有那温柔的呼唤,却一声一声的更加清晰起来。

    “梦到了谁?”叶念墨俯身在她上方,双手撑在她面颊两侧,“梦到我了吗?”

    那个温柔的声音到底是谁呢?丁依依想着,有些迷惘,但是很快就没有多余的心思想那么多了。

    “现在是大白天呢!”她挣扎着阻止正在皮肤上游离的大手,更加糟糕的是,她也有反应了,身体的某一处在渴求着。

    叶念墨的手被她抓住,也不反抗,手一翻改被动为主握着,“看来已经睡醒了?”

    “下次???下次轻点。”丁依依放开他的手,面颊泛红。

    “哦?”叶念墨饶有兴致的探索着,“像这样?”

    身下的人被“欺负”得脸色泛红,身上游离的手适时松开,眼神遗憾,“这份热情,只好等出差后回来享用了。”

    丁依依一愣,“要出差?”

    “恩。”叶念墨又啄了她一口,“乌鲁克,开张第一天得去出席。”

    “那是回来拿行李么?”丁依依起身,身子都有些软,被摸过的地方火辣辣的。

    “不是,”看着她一脸疑惑的样子,他抑制住想要再亲吻上去的冲动,“见完你就走。”

    叶念墨离开去出差了,整栋房子又安静下来,梦境里面的画面又一层一层的从脑子深处浮现出来。

    那个温柔的声音,让她不得不在意,那些梦境,也让她不得不在意。

    “夫人。”索菲亚端着托盘走进来,“睡得好吗?”

    “很好呢,这是什么,好香啊。”丁依依起床看到手臂上的吻痕后,急忙把袖子撸下来。

    索菲亚看到了,笑着打趣,“少爷真的很喜欢您呢,那些什么几年之痒的事情在你们身上完全没有出现呢。”

    她将托盘上的碗递给她,“今天的燕窝十分新鲜呢,也熬制了很久。”

    夜晚,再次被梦境惊喜,这一次是因为梦到了冬青。

    他站在阴影里无数次的呼唤着他,神色是她没有看过的温柔。

    她不爱冬青,可是为什么总是梦到他,真的是让人头疼而又头大!

    几天后,这种情况更没有减轻,梦见冬青的次数越来越多,连出差回来的叶念墨都察觉到了。

    “还是不肯说么?”他压着她,激烈过后的痕迹依旧清晰可见。

    丁依依犹豫了一会,“最近我总是梦见一个人。”

    叶念墨翻身,让她躺在胸膛上:“恩?”

    “冬青。”

    他眉毛一跳,“冬青?”

    “恩。”丁依依有一种负罪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梦见他,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明明最近都没有联系。”

    叶念墨眉头一紧,一种可能性席卷上心头,等安抚她入睡后,他起身给朱丹打了个电话。

    或许她梦到的不是朱丹,而是叶初云也说不定,那个植根于丁依依记忆深处的,从未忘记的人。

    几天后,索菲亚一开门,看见巴掌脸大的女人提着一个小行李箱站在那里,惊喜而诧异的喊道:“您是?????~”

    “朱丹!叶总和叶夫人在家吗?”

    “可不凑巧,老爷和夫人去参加宴会了,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呢。”

    “他们夫妻关系还是这么好。”朱丹笑道。

    索菲亚自豪极了,“这可不是,世界上最不可能分开的就是我们老爷和夫人了。”

    宴会现场

    这是一场大型的商业地产活动,先是集体的大型会议,接着就是核心企业的小型会议。

    叶念墨被邀请上台演讲,本不想让丁依依参加这么无聊的活动,但是她说想来,便把她给带来了。

    肩膀一沉,他侧头看着靠过来已经昏昏欲睡的女人。

    幸亏选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声音不大,也没有人打扰,真是睡觉的好地点啊。

    他将人往身边拢了拢,让她睡得更加舒服,然后眼睛一闭,陪着老婆假寐去了。

    丁依依是被人潮退出的声音吵醒的,看着叶念墨胸前一滩可以的液体,她脸红了。

    叶大总裁不以为意,叮嘱她不要乱后,顶着一件带着口水的西装外套去开核心会议了,表情很坦然。

    “依依?”

    看到冬青,丁依依吓得跳起来,动作夸张得连身边路过的人都频频往这边看。

    冬青无奈,“怎么了吗?”

    “没什么。她躲避着他的眼神,最近总是梦见她,就算在怎么粗心大意,也知道这是不对的。”

    冬青看着四周的横幅,立刻明白了,“你是和他一起来的?”

    “恩。”丁依依点头,“抱歉,我忽然想去洗手间,我们回聊。”

    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冬青眼神眯起,“她在躲他?”

    知道朱丹来中国后,两人连最后的宴会都没有参加,心急火燎的往家里赶,各有心事。

    叶念墨以检查身体为由让丁依依去做了体检,目的很明确,他觉得丁依依可能正在恢复记忆。

    “你看,大脑那一小块淤血已经明显清除了,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冬青和一个人很像?她梦到的不是冬青,而是那个人。”

    叶念墨的脸色算不上很好,他已经预料到了,出现在丁依依梦境里的,是叶初云。

    “那些药她有吃吗?”朱丹问。

    “理论上没有。”他相信,如果她吃了那药,不可能是偷偷吃的,而且看她的样子,确实是没有防备的。

    “等等。”他起身去了书房,不一会拿出当初朱丹交给他的药,抽出来,一排满满当当的。

    看来没吃,难道那块淤血自动清除,然后记忆恢复了?

    “不对。”朱丹指着最后一排一瓶试剂,“这已经被动过手脚了。”

    叶念墨神色一冷,抽出最后一支,打开嗅了嗅,而后一饮而尽,“水。”

    剩下的已经不用再多说,为什么丁依依会忽然做哪些梦,而能够让她喝下那些药水的,肯定是亲近的人,而叶家亲近的人,能够在叶家走动的,也就是那么几个罢了。

    “我先走了。”朱丹站起来,接下来是别人处理家事的时候,她还是识相一点比较好。

    走到门口,恰好看见叶初晴走进来,她心一震,有种见正宫的感觉?

    “你是逸轩的好朋友朱丹吧。”叶初晴很热情,“之前子遇在乌鲁克一定也托你照顾了。”

    李逸轩的好朋友?我是他的床伴,在他想你的日日夜夜里,我充当你的替身抚慰着他。

    朱丹内心阴暗的想着,面上还是点头带上了笑意,“没什么,她真是一个很漂亮,很温柔的孩子。”

    叶初晴本来是来找丁依依的,听到她不舒服做完体检后去睡觉了,便邀请朱丹去喝下午茶。

    朱丹同意了,她想看看,这个让李逸轩着迷的几十年的女人,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

    酒店,穿着英式的侍者礼貌的将放置点心的三层架放到桌上,再为两人斟上八分满的红茶。

    叶初晴先品尝了几口带着咸味的三明治,然后次嘬了几口红茶,最后才吃了一片英式松饼。

    “逸轩也是这么吃的,他说英式下午茶就是要先咸后甜,最后才是甜腻厚重的水果塔。”朱丹饮了口红茶。

    叶初晴将茶杯放回托盘里,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的优雅,“逸轩和我都很喜欢英式下午茶。”

    “是么。”朱丹低头,“我更加喜欢韩国式的下午茶呢。”

    “是么?”叶初晴眼神亮闪闪的,“能和我说一下吗?一定很有趣。”

    不知不觉说了很多,躲到朱丹连自己都很诧异,如何跟一个陌生的女人聊那么多,而且一点芥蒂都没有。

    “如果和你在一起的话,逸轩应该会幸福吗?”叶初晴忽然看着她,“你是一个超级棒的女孩。”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朱丹猛地抬头,想从她的视线里看出不同,却只有温柔。

    味蕾开始苦涩,掩盖了红茶以及泡芙的香味,她忽然觉得叶初晴残忍,“他很喜欢你。”

    “我知道。”叶初晴看着窗外盛开的波斯菊,“我知道他喜欢我,一直都很喜欢。”

    朱丹内心苦涩,“你知道吗?有时候她会喝醉,然后就会一直叫着你的名字。”

    叶初晴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她。

    “一年中总有个日子,他会什么都不做,买一束玫瑰花坐在烘焙店里,一坐就是一下午,那是你生日吧。”

    “很喜欢蛋糕类食物,每次开了什么新店一定会去买,但是买了又不吃,过夜后就把那些甜食丢掉。”

    “很多女人喜欢他,和他告白,但是他想都没想的立刻拒绝了,他说,人的心很小,一旦有人住进来了,为止就满了。”

    温柔的声音忽然打断她,“有没有发现,今天你一直在说有关于他的话题哦。”

    朱丹有些心慌意乱,“有吗?”

    “朱丹。”叶初晴伸手握住她的,“唯独你,我相信你会介入他的心,取代我,替我抹掉那些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