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 > 第286章 十只兔子14

规则怪谈,我能无限违反规则 第286章 十只兔子14

就连林小柔刚才死死攥住王豆豆的胳膊,她的惊讶,都变成了震惊和紧张,似乎想要威胁王豆豆替她隐藏真相。

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有王豆豆作证,加上林小柔房间里的物证,还有种种蛛丝马迹,所有迹象都表明,林小柔才是那个杀掉李靖的凶手。

“不是我,我……”

林小柔仍在为自己辩白,看起来真情实意,神情楚楚可怜。

但她这副模样,落在众人眼中却成了狡辩,企图装作无辜的样子来欺骗大家的信任,都越发的不相信她。

至于众人为何不怀疑是王豆豆故意陷害她?

当然是因为那种花汁毒素,只有林小柔能辨认。

林小柔之前表明了自己精于花道,其他人别说用带毒的花害人了,可能连那种花都不认识。

所以凶手只能是林小柔。

王豆豆冷漠而无情,大义灭亲。

林小柔辩解无果,跌坐在地上,面色惨白,认命般的闭上了双眼。

又一个真相水落石出,可纪林苏总觉得其中有些异样的地方。

明明一切都有据可依,可他还是觉得有些违和。

是哪里违和呢?

纪林苏有点头绪,但又无法想明白。

众人都默认了林小柔的凶手身份。

或是真的信了王豆豆的话,或是存着别的小心思。

总之,在中午两点,西装兔再次出现过后,大家都毫不犹豫将票投给了林小柔。

杀害温谨言的凶手目前还没有抓到,不过先把已经确定的凶手投出去更为重要。

除了林小柔弃权以外,剩下六个人的票都投给了她。

“林小柔死亡,游戏继续。”

西装兔一手搭在胸前,彬彬有礼的朝众人行礼致意。

“由于本次是投票制导致玩家出局,所以身份信息保留,诸位,日安,明天再见。”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阻拦西装兔,他就带着林小柔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林小柔虽然被投了出去,可是她的身份并没有揭晓。

除了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外,局势没有任何变化。

纪林苏望着毫无愧色的王豆豆,若有所思。

【十只兔子】第六条规则。

【6、六兔子、七兔子、八兔子中,存在一只叛徒。】

纪林苏的身份是六兔子,王豆豆的叛徒行为,让他不自觉代入了这条规则。

林小柔和王豆豆的身份必定是七兔子和八兔子。

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对应他们的身份。

不过能从六分之一的概率缩小到二分之一,也算是个不错的收获。

除此以外……

纪林苏眼中滑过一抹奇异的幽光。

莫祁是大兔子,温谨言死去的尸体上飘起了【四兔子】的字样,众人的身份在不断被揭露。

纪林苏在脑海中整理了一番目前的身份情况。

他是六兔子。

洛可可,十兔子。

李靖,九兔子。

温谨言,四兔子。

林小柔、王豆豆,七兔子/八兔子。

莫祁,大兔子。

还剩三个名额,二兔子,三兔子,五兔子。

莫泽,安然,颜冰卿。

这三只兔子里,最需要警惕的是三兔子和五兔子。

死去的五兔子归来复仇,势必要燃尽每只兔子的生命。

童谣里,三兔子负责买药,也可能是凶手之一。

莫祁似乎并不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五兔子的存在才是最大威胁。

众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论。

十个人,如今还剩六个。

人越来越少,局势也越发紧张。

莫祁一手握拳,指节在大理石桌面上轻叩,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他侃侃而谈,“我支持温谨言之前说的话,我们先把五兔子找出来,投出去,再角逐最后的胜者。”

纪林苏歪歪扭扭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出声:

“哦?那你说说看,五兔子是谁?现在剩下六个人,六分之一的概率。”

莫祁冷哼一声,“很明显不是么?五兔子肯定就是你!”

莫祁又开始就自己的猜测,滔滔不绝的发表起意见来。

“每个人的死亡都或多或少跟你有关系,而且温谨言是见完你就死了,这一切未免也太巧了。”

莫祁意有所指。

纪林苏语气淡淡,“温谨言刚跟我爆料了你的身份,他就立马死了,很难不怀疑是你为了杀人灭口,才这么着急忙慌的处理掉他。”

针尖对麦芒,莫祁虽然出于私心,很想让众人把纪林苏投出去,可是他确实没有证据。

“呵。”莫祁冷哼一声,像是觉得纪林苏很碍眼似的,气冲冲的上了楼。

余下几人都没有发表意见,看起来还在观望之中。

纪林苏知道五兔子就在莫泽、安然、颜冰卿三人之中,他更偏向是安然或者颜冰卿。

她们很谨慎,相比咋咋呼呼的莫祁,可谓是深藏不露。

纪林苏有些感概。

如果莫祁没有气运加持,或许早就被安然和颜冰卿给弄死了。

仅剩六个人,大家看起来彼此之间关系都不好,倒是让每个人安心了不少。

纪林苏原以为凶手会等到风平浪静过后再继续作案,没想到还没等到晚上,又有人死了。

下午纪林苏和景婪带着大壮和翠花去了后花园散步遛弯。

没想到回到大厅,就被一脸严肃的安然告知,王豆豆死在了泳池里。

下午大家或是呆在房间,或是在花房和后花园。

安然想去泳池游泳时,发现了溺亡的王豆豆。

男生眼眸瞪得大大的,眼睛空洞无神,口鼻处有蕈形泡沫。

泳池边有喷溅出来的大片水花,像是王豆豆被人按入水中,剧烈挣扎时所泼溅出来的痕迹。

王豆豆不是失足落水导致溺亡,而是有人将他按进水里,活生生淹死了他。

看到死去的王豆豆,莫祁又跳了出来,“肯定是男人做的,要按住王豆豆,需要很大的力气。”

莫祁,莫泽,纪林苏,三个男人都在怀疑行列。

“不一定哦,力气大的女生也不少哦。”莫泽笑着蹲在泳池边,指着漂浮在水上的一根长发。

“看来,这位凶手不小心留下了罪证。”

那是一根卷曲的黑色长发,一半漂浮蜿蜒在水面,一半黏在王豆豆的衣服上。

安然是短发,颜冰卿有一头华丽的大波浪卷发。

这是谁的头发,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