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七零,禁欲兵哥夜夜宠 > 第404章 联系莫昆

重生七零,禁欲兵哥夜夜宠 第404章 联系莫昆

二蛋弯腰,直接抱起了他,然后往病房去了。

“要走新路,你也得输液!”二蛋说道。

安以南挑了挑眉,不错!

大家都是微笑,没有出声,怕让小康不自在。

“安同志。”这个时候,负责人找了出来,看到围着的几个人,他笑着点了点头。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陈副团和安同志的关系,他也有意给两个人相处的时间。

“你现在方便去我办公室吗?没时间也没事儿,反正你今天都不回前线。”总负责人说。

安以南摇了摇头,“我过去吧。”

他们有他们的事儿,而自己有自己的事儿。

她看到他安全,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他们来前线可不是谈情说爱的。

“好。”总负责人点了点头。

两个人来到了办公室,把门关好了。

总负责人把那个心理评估的纸,递给了安以南。

“有什么问题吗?”安以南疑惑的问

把纸拿了起来,如果没看错的话,上面的数据都是合格的吧?

而且大夫也在下面做了评估,说明心理情况一切良好。

负责人苦笑,“没有问题,可是我有问题啊!”

“啊?”安以南没有跟上思路。

总负责人有什么心理问题?

“不,我的意思是,你看看这个。”负责人又给安以南一叠文件。

安以南一张一张地看了过去,原来是京都大学的召回令。

“这不是需要我协调的事儿吧。”安以南说道。

不是国家和大学协调的吗?

怎么会让自己看?

负责人无奈了,“上面下了命令,你们必须回去。”

他也不想放人啊。

尤其是安同志,看了她的心理评估后,这就是一个为前线而生的人。

别的人多少都有一些心理上的问题,只有安以南同志,她好像对待这件事儿,只是一件事儿,而没有什么自己的情绪。

“所以我们这次评估,是为了让我们返校?”安以南问。

这次自己组的人,都进行了评估。

而她认识的人,除了圆圆和云朵在城里,其他的都在自己组。

“是,也不是!”总负责人笑着说道。

“学校那边,你们是必须回去的,那些人也需要回去休整一段时间,他们现在的心理承受力,都到了临界点。”

“不过你回去需要准备准备,可能过一个月,还要过来。”

负责人也不想放回去啊,可是上头已经发了命令。

“这么麻烦?”安以南问道。

这路上的时间,回去修整的时间,其实她在学校也呆不了多久,不过时间还没有定下来。

她回去,倒是可以多做一些准备。

在这边炼药,还需要躲着人,也需要没有光。

不然影子消失术,也是够吓人的!

她偷偷摸摸地练炼个药,容易吗?

“你以为是因为谁?你们校长指名道姓,你必须回去。”负责人说道。

而且他现在才知道,这位医术绝艳的人,居然学的不是中医系,而是经济系。

当时他还以为找错了人。

后来通过姜云朵的确认,他才知道,这位安同志就是经济系的人,不过中医系的每次考试,她都高居榜首。

“哦!”安以南还能说啥呢?

听从命令呗。

而且出来这么久,她也需要回去看看情况。

更重要的是,朋友的心理状态,她也需要关注,一个月的时间,朋友的状态应该可以调整过来了吧。

“没什么想说的?”负责人打趣地说道。

现在看到他们的心理状态,他也放松了一些,不然他还真的没法和人家交代。

这些可都是京都大学的高才生,他们对国家的发展,将会有巨大的贡献,可不能在前线出事啊。

“听从组织安排。”安以南回答。

“回去修整吧,明天出发!”负责人严肃下来。

修整?其实没有什么修整的,她的东西都在空间里,至于其他的东西,也都在包里掩人耳目。

“是!”安以南出去了,今天她就不用回前线了。

“南南,怎么了?”大家此刻都聚了过来。

安以南看了看大家,“明天所有人回学校。”

“为什么?”赵秋华问道。

她的右耳有一个疤痕,不大,只有一点点,那是她在急救的时候,一颗子弹飞过来打的,当时就见血了。

那道疤痕再也下不去了。

“一方面,是学校不放心,让我们回去一趟,还有一个方面,大家的心理都到了临界点,再下去会出事儿。”安以南说得很直白,没有任何遮掩的地方。

他们之间,有什么事儿,就直接说。

不搞什么善意的谎言,谎言就是谎言,只是披了善意的外衣。

心智坚强的人,不会被困难打倒。

却会被亲人的谎言打败。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他们一直在咬牙坚持,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无论是体力、耐力,和心理承受力,他们都快坚持不住了。

“行了,别摆出这个状态,把东西收拾收拾,该回去报道了。”安以南拍了拍手,让大家散开了。

她想了想,又去找了负责人。

“你说什么?”负责人不自觉地掏了掏耳朵。

“我要带走小康。”安以南坚定地说道。

她以为离开会过一些日子,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他是一名战士,不是一个普通的志愿者。”负责人高声地提醒。

“你应该知道,你的要求不符合流程。”

负责人说得更直白一些。

安以南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没征求你的答应,我过来是借电话的。”

小康是东北军区的兵,自然要给东北军区打电话。

她中途接走了东北军区的兵,那算怎么回事儿啊?

负责人也承担不了这个后果。

负责人没有离开,他就守在这里。

“我是安以南。”电话接通了,她直接自报家门。

“南南?”那边的莫昆有些惊讶,南南自从回了京都,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很多。

而且他问过妻子,也很少能见到南南。

不过也知道她一直很忙。

“首长,有一个事儿,和你报告下。”

因为是公事,她没有喊莫叔,而且负责人还在旁边。

她把小康的事儿说了一下,并且说了小康现在的心理情绪很不稳定,希望东北营地可以走特殊渠道。

小康本来就是为了救人,他的荣誉,不能磨灭。

而她,也不允许任何人磨灭本该属于那孩子的荣誉。